書包網 > 古典言情 > 農門嬌:寵妻莽漢是只喵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愛你,愛你(大結局二)
    不怪老太太認不出來,實在是除了眼下的那顆痣外,顧箜跟顧升幾乎可以說一模一樣。

    喜如忍不住笑,便道:“這事說來話長,姥姥,我們進屋說吧。”

    老人家聽了還有些懵,尤其是看著榮猛手里的孩子。

    關于孩子的事在她的記憶里并沒有提到,畢竟那時候連喜如自己都不知道已經懷了孩子。

    西施跟二丫現在在一家酒樓給人幫忙,一聽那些看熱鬧的人說榮家來了很多人就雙雙從酒樓回來,一看到喜如都抱作一團喜極而泣。

    到底是近一年沒見,要說的話大概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喜如便把之前跟榮猛串好的事給幾人說了。

    包括他們是如何去京城費了多大的勁兒才找到大夫,又是如何度過那段艱難的時間在京城落腳。

    如果不是因為早就串好的,榮猛都不知道他這小妻子說起謊來臉色都不帶變的,聽著就跟真的似的。

    陳老太聽完后眼淚怎么也停不下來,直說阿三命好,終究是好了,又說原來先生就是京城人,還有個弟弟,原來喜如在走的時候就已經有了。

    一通聊下來,從正午到日落,足足說了三個時辰陳老太方才大致將這些個事在心里理順。

    卻是不得不感慨:“好了就好,這些日子我一直擔心的就是你們在外頭,現下好了,總算是回來了。”

    西施跟二丫也是唏噓,二丫瞧著阿三,忍不住打趣道:“小丫頭人不大,倒是把新郎官都找好了。”

    “可不是么,”西施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大大咧咧地跟個假小子一樣,“我這都還沒著落,阿三倒是搶先了。”

    顧箜當時去了鎮上把西施跟她家里那些一起的人的記憶都改了,后來安排人一塊兒送到了這,現在也有一個小房子,雖不是很大,但足夠他們一起生活。

    只不過顧箜一看到她就想起了之前她在村子里第一次見他時就摸他的事,眼中多少有些不自在。

    阿三對他的任何事和表情都很敏感,此時一看,不禁蹙起眉頭,心里感覺怪怪的。

    她撇了撇嘴,說:“箜箜是我的,你們都不準跟我搶,想要新郎官自己找去!”

    這話一說,逗得屋子里的人哄然大笑,唯一沒有怎么笑的就是二丫。

    二丫先前跟隔壁村的定親了,兩人雖說談不上感情有多好,但早就認定了的多多少少還是存著些小情意的。

    但那時候的情況緊急,也就顧不得那么多了,在二丫的記憶里,爹娘死了她也就不想再待在那了,跟那人自然也就不歡而散了。

    喜如早先就從顧箜那得知了這些,見狀后便轉移了話題,佯裝沒好氣地瞪了阿三一眼。

    繼而笑著對他們說:“她就喜歡瞎說,你們別放在心上,時間不早了,估計飯也該好了,西施,你把劉大哥他們都喊來一起吃吧。”

    西施一聽,撓撓頭說:“那怎么好意思,我家就有五口人,太多了……”

    “你還跟我說這些?”喜如反問。

    西施忍不住笑,說:“沒想到我們喜如出去一趟,倒是有幾分大宅子里主母的氣質了,果然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啊。”

    這回倒是輪到喜如難為情了,哭笑不得地說:“什么世面不世面,本來就是。”

    陳老太忍不住笑,手上抱著重孫,是越看越覺得樂呵。

    榮猛是個不愛在外說話的,只面無表情地盯著喜如看,喜如感覺到他的目光,看過去以眼神安撫了一下。

    顧箜雖本是個鬧騰的,但他著實不擅長跟人類打交道,所以一下午下來就回答了幾句。

    晚上,一大伙人圍著大圓桌吃了頓熱熱鬧鬧的飯,吃完飯后自是少不了繼續聊,回到各自的家和房間時都快到子時了。

    阿三一直記著下午聊天時顧箜多看的西施那幾眼,人前還沒表現出來,等到只有兩個人的時候就憋不住了。

    快到給她安排的房間時,她抓住顧箜的袖子不讓人走,“我不要一個人睡,我要跟你睡。”

    顧箜被安排到了男客住的西院,剛好跟阿三隔著小院子,他是專門送人過來的。

    “之前不是都說好的么?”他攬著小姑娘的腰,在她的鼻子上揪了一把,“這就不聽話了?”

    阿三搖頭,“我不要聽話,就要跟你睡,沒有你我睡不著。”

    顧箜挑眉,嘴角的笑斂了斂。

    他只要一這樣,就表示他這是要生氣了,阿三因著之前的事最怕的就是他生氣,一見他這樣兒就鬧不起來了。

    但她就是不舒服,委屈地看著他,“我不要……你一定是看上西施姐了,就不要我了……”

    顧箜:“???”

    “林婆婆說得沒錯,”阿三把他推開,倔強地抹了一把眼睛,“男人沒有好東西,都是見一個愛一個……”

    哈??

    “噗……”掌燈的珠玉聽了忍不住笑,顧箜看了她一眼,她立馬站得遠遠的。

    林婆婆林婆婆,顧箜都不明白這丫頭怎么就這么喜歡廚房的林婆婆,那林婆婆也是,怎么什么話都跟這丫頭片子說?

    無奈,顧箜只好上前,微微俯身捧著她的臉,道:“誰說我看上她了?你別冤枉我,我不是都答應做你的新郎官了么?”

    阿三揮開他的手,委屈兮兮地抬眼,“你就是看上她了,你今天下午看了她好幾眼,她比我大,發育比我好,長得也比我好看。”

    要說歲數和樣貌倒還能聽得進去,這個發育……

    顧箜扶額,不知道該怎么跟她說他會看那幾眼是因為之前被那女人摸過。

    不過他覺得這話不能給這丫頭說,光看幾眼就這樣,要是說了被摸過,那豈不是要鬧得整晚都不睡?

    于是想了想,他道:“沒有的事,你比她好看,很快就能長大,身子也會長,我看她是因為那會兒她在說話,我不是教過你么,要有禮貌,別人說話時自然要瞧著。”

    “不對!”阿三堅持道,“你就是看上她了!”

    這丫頭……

    顧箜無奈,大概能猜到她為什么會這么敏感了,這丫頭對他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強,再者他那幾眼的確是不自在。

    轉了轉心思,顧箜便道:“顏兒聽話,你若聽我的,一會兒我便到你房中,你若不聽,以后你我便分開睡。”

    本就是小事一件,但若真跟這丫頭說起來還真說不清道不明,索性便不說。

    果然,阿三一聽他會到她房中便欣喜道:“真的嗎?”

    顧箜頷首,“真的,等他們都睡了我就來,你若能等便等,不能等我到了就喊你。”

    “等!我等!”阿三點頭如搗蒜。

    顧箜一把捂住她的小嘴兒,看了看周遭,確定沒別人在后方才松了一口氣。

    阿三聽他要來,也就沒再說西施那件事,聽話地先進了房間,珠玉剛要進去的時候她又轉身跟顧箜說:“一定要來啊。”

    顧箜:“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丫頭片子才轉身回了屋,珠玉則朝顧箜福了福身后跟著進屋照顧。

    顧箜目送她進屋,遂無奈搖頭,轉而先回了給他安排的房間。

    ……

    “在想什么?”

    這邊房間內,榮猛上了床,一把將喜如從內側摟到懷中,低聲問。

    喜如聞言轉頭看向他,唇角是抑制不住地笑意,“在想跟你在一塊后發生的事。”

    榮猛勾唇,“夠苦的了,還想?”

    喜如搖頭,“就是覺得好神,我到現在都還覺著像做夢一樣,成親、去靈宮、生孩子,好多好多,雖然我沒見過我親娘,但我真的很感謝她,如果不是她的話,我根本不可能再重來一次,也就不可能跟你在一塊了。”

    榮猛瞧著她,眸光如星,“那以后就要過得更好,岳母地下有知也會欣慰。”

    喜如點頭,隨即卻忍不住笑,一只手撫上男人的臉說:“要早知道榮大哥你也對我有心,估計我倆早成了。”

    榮猛抓住那只小手在唇邊親了親,“我那時候也不知道原來小丫頭早就打我的主意了。”

    喜如被他這話說得臉上一熱,卻很大方地承認:“那是,很早就打你主意了,可惜有些人看不出來,還得讓我先開口。”

    在他們那,姑娘家必須得矜持,就算對誰屬意,那也不能巴著男人不放。

    小妻子這是在說他不主動呢。

    說起那時候,榮猛便只想著自己不可能跟她在一塊,怕她嫌他。

    如今一想,不免覺得可笑。

    于是他笑笑,湊上前將氣息噴灑在喜如唇上,說:“不說過去的事了,說說以后。”

    喜如往后仰了仰,“以后?”

    榮猛托著她的后腦勺將人壓過來,“嗯,以后。”

    喜如因他的氣息有些迷醉,盯著那淡色的唇緩緩湊過去,“以后……”

    “我愛你,以后的每一天,都會比前一天更愛你。”

    喜如睜眼,笑意從眼里溢出來,“我也是……”

    榮猛微哂,手上一緊,將那小小的身體近乎鑲嵌在身體上。

    暈暗的燭光輕輕搖曳,投在墻面的影子也跟著跳動。

    安靜的屋子里,歡愉的聲音漸漸響起,男人伏在耳邊,不知疲倦地訴說愛意。

    日子還長,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去彌補當初的遺憾與愧疚……

    ------題外話------

    寶貝們早上好,時至今日,喜如與榮大哥的故事就到此結束了,基本上算得上完美,或許有些地方不盡人意,卻也到此為止了,歷時8個月的連載,感謝一直追過來的寶貝,謝謝你們的不拋棄,希望看過這本書的你們今后一帆風順,雖然很不舍,卻不得不跟大家說再見,往后重逢,希望還有人記得他們的淚和笑。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