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隋唐大猛士 > 第1474章 金陵
    江東,金陵。

    沈法興面色鐵青。

    世子沈綸則面色灰敗的立在他面前。

    一道道的敗訊如雪片一樣呈來。

    掌控江東已有十年的沈法興,本以為江東朝廷雖不能北上爭奪中原,可割據江東一隅還是能夠穩固的。

    可誰知,秦皇羅成巡邊五年,一回到洛陽,就在開元十三年的正旦大朝會上頒下平江東之詔,歷數江東藩的不臣罪證,然后詔太子掛帥,點名將出征。

    朝廷還將沈法興送入洛陽的世子沈倫送回了江東,令其勸告沈法興投降。皇帝這個時候敢把沈倫送回來,自然已經是吃定了江東。

    秦軍的攻勢非常之迅速。

    太子嘉文掛帥南征,迅速抵達江陵對岸的廣陵建立了大元帥行營。

    緊接著,秦軍大將、太子的義兄闞棱便率先渡過長江攻打沈軍,憑著強悍的寶船和兇猛的神機炮,先鋒闞棱當天便奪下了江東重鎮京口。

    沈法興的長史蔣元超兵敗,一戰敗于京口,再戰又敗于庱亭,這一次他沒能再逃走,其部被圍住,蔣元超突圍之時,被闞棱一箭射死,其部盡降。

    京口一失,對于沈法興來說,長江防線也就宣告失守,江陵城再無安全可言。

    “趕緊收拾一下,我們走。”

    “去哪?”

    沈倫問。

    在洛陽為質十年,沈倫這個江東世子其實對于江東鎮早就沒有信心,中原呆的越久,他越發認識到中原與江東的巨大差距。說實在的,要不是皇帝沒想著要早點平南,江東鎮早就沒了。

    朝中隨便挑幾員上將,點一二支精銳,都能平滅江東。

    “父親,要不投降吧。”

    沈倫再次勸道,他剛回到金陵時,就已經向父親陳明了秦之強大,希望父親能夠投降。可沈法興不甘心,苦心經營十年,他去帝號再去王號,接受朝廷之冊封,成為大秦的江東節度使,當一個郡公,都已經是最后的底線了。

    若讓他交出江東去洛陽,他不甘心。

    他本以為,憑長江防線,再有他十年的經營,江東怎么也能抵擋一下的,誰知道,大將蔣元超連一天都沒有守住,長江防線就失守了,京口重鎮也丟了。

    金陵已經失了門戶。

    “回吳郡。”

    沈法興咬咬牙,還是不甘心就此投降。

    吳郡是沈法的祖地,當年他就是在吳地稱王的,只是后來移都金陵,現在形勢不妙,他便打算先回吳郡,暫避秦軍鋒芒。

    “父親,我們打不過朝廷的。”

    “現在投降,父親仍不失封侯也。”

    “我江東沈氏,亦可保全。”

    可再怎么說,也無法讓沈法興就此認輸。

    沈倫在洛陽呆了十年,對于朝廷已經有了很深的認同感,但沈法興做為隋朝的太守,大業末起兵,如今的這地盤了是他百戰取得,豈能隨便送出。

    要是他這么輕易就認輸,那當年他在隋末爭霸的時候,多少次兵敗,多少次惶惶,早就投降了,哪又有如今的他。

    “孩兒愿意留守金陵。”

    沈倫不愿意去吳郡。

    沈法興瞧了瞧兒子,有些猶豫,最后還是點頭,“若是勢不可為,你便率軍南撤,到吳郡來。”

    沈法興家族號稱江東望族,同宗就有幾千家,他當年以太守之職乘勢起兵,百戰而據有江東,擁兵十余萬。

    割據江東十年,也是比較安穩的十年,可十年的安定,卻也讓江東兵馬戰力嚴重衰弱,尤其是近些年,中原朝廷全面發展對外貿易,海上貿易也就成了重要一環,江東郡擁有漫長東海岸線,朝廷與江東鎮達成了許多貿易協定。

    江東的金陵、余杭、寧波、永嘉、建安等都成為了繁華的商港,江東鎮的那些官員士族豪強都忙著經商貿易,連軍隊也搞起了軍隊回易,趁機走私。

    江東的百姓們,更是大量種植桑樹、棉花等,江東鎮許多大港甚至都得依靠進口糧食,本來富庶的江東,居然糧食無法自給,皆因貿易大興,江東百姓把大量糧田改種桑棉茶等,甚至許多江東百姓都進了作坊做工。

    表面的繁華之下,其實是江東鎮的巨大危機。

    一個連糧食都無法自足,依靠著朝廷海上貿易而維持表面興旺的藩鎮,一旦與朝廷交惡,必然就將被卡脖子。

    甚至他們的軍隊十年不打仗,整天忙著搞走私,其實已經嚴重的腐敗衰弱,不堪能戰了。

    這就是蔣元超率領的號稱江東精銳的節度衙兵,憑借長江天險,卻依然還是守不住京口重鎮,一天就敗亡的根本。

    沈法興率領金陵城中的官將南逃,剛走過毗陵,結果就傳來一個巨大的壞消息。

    自請留守金陵的嫡長子沈倫,居然立馬就向闞棱投降了。

    還是沈倫派人跑到京口主動請降,然后引秦軍入金陵城的。

    沈法興給沈倫留了兩萬兵馬。

    結果沈倫一天都沒有替他堅守,直接降秦了。

    知道這個消息,沈法興差點氣的吐血,他甚至有些后怕,若是沈倫直接來個兵變,把他生擒然后獻給秦軍,更糟。

    可不管怎么說,金陵再丟失,那整個江東郡就是真正的門戶大開了。

    江南防線,徹底崩潰。

    沈法興不敢再留毗陵,連夜奔走吳郡。

    半路上,又一個壞消息送到。

    流球太守、東海艦隊提督程名振分兵多路攻打建安郡各縣,建安駐軍、地方官員,皆不戰而降。

    江東鎮東南門戶建安又沒了。

    建安雖然窮,可地勢險要,甚至沈法興的計劃里,一旦吳郡也守不住,就要退到建安去,那邊山林密布,道路難行,可做最后希望。

    可誰知,現在居然被程名振直接就給奪了。

    “那些該死的家伙!”

    憤怒萬分的沈法興叫罵著,過了一會,冷靜下來后,他也慢慢能明白建安發生了什么事情,建安很窮很山,可也有沿海的優良港口。

    尤其是這幾年朝廷設立東海艦隊,然后以剿海賊之后把建安沿海諸島都占去,并開始在島上建立貿易點后,他知道建安變化很大,貿易增加,建安許多地方的豪強們都因此發了財。

    而他們也繞不過建安的地方官員和駐軍將領們,不過江東不比朝廷,建安郡地方官員和駐軍,其實都是當年隋末時起兵的地方豪強大戶們,后來被沈法江收編,這些地方豪強們這些年對沈法興倒也表現的很忠心,可暗里也沒少跟朝廷眉來眼去。

    很明顯,如今朝廷一發兵,這些家伙便倒向了朝廷。

    “狗日的!”

    沈法興大罵,這種事情在朝廷那邊絕對不可能發生的,沒有哪個地方豪強可以做到這點。他沈法興早前當然也意識到這種情況的隱患,可是他領靠的也是江東豪強們的支持才能割據一方,他根本無法也不可能去對付這些人。

    ://8/42_42110/403955205.h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8。8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