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526章 你來當衍圣公吧
    黃子澄親口招承認,先帝遺詔被更換了。

    這句話說出,可謂是石破天驚,把所有人都給驚呆了。坦白講,古往今來,有多少皇帝的遺詔是真的,很難說清楚。

    畢竟不管多么勇猛的老虎,死后也會任由蒼蠅蛆蟲在身上飛舞爬行。

    貌似所有的英雄,鮮有例外。

    其實很多人平時也在私下里議論,說朱元璋的遺詔有問題,可畢竟是捕風捉影,無關痛癢。此刻當事人卻站出來承認,主動告訴對手,遺詔有問題!

    這下子朱允炆統治天下的所有根基依據,蕩然無存,追隨朱允炆的一班臣子,全數是亂臣賊子,甚至是篡改遺詔的幫兇。

    要知道這幫人當中,不乏想一死了之,搏一個忠名的瘋子。但若是像黃子澄所講,那可就好玩了,跟著朱允炆去死,不但得不到忠烈之名,反而會成為笑柄,傻瓜,奸佞……

    因此很多朝臣怒視著黃子澄,恨不得把他給徹底撕碎,一口一口吞下去。

    只不過這幫人注定沒有機會了。

    朱高煦緊緊站在黃子澄身邊,誰敢過來,他立刻擊殺,絕不會客氣。

    暴昭、陳迪,還有許許多多的建文舊臣,戰戰兢兢,不知所措,只能怒視黃子澄。

    黃子澄突然哈哈大笑,眼中含著淚道:“你們在左順門,打得方孝孺吐血,還說他是奸佞……這兩年多,他一心謀國,提出了多少諫言,結果都被你們給攔住了,你們拼命扯他的后腿,反過頭,把奸佞的罪名扣在他的頭上,你們不覺得自己很可笑嗎?”

    “事到如今,還不如就破罐子破摔,老夫愿意拿九族性命,一世英名,跟你們拼了!”這一刻,黃子澄當真像個瘋子,他須發皆乍,額頭青筋凸起,怒視著在場所有文官。

    “你們知道老夫如何看你們嗎?毒瘤,渣滓!禍國殃民,亂臣賊子!你們才是最大的竊賊,最無恥的狽!你們現在想跟著新主子,繼續榮華富貴,做夢去吧!老夫要跟你們同歸于盡,來吧,讓咱們一起死!”

    “等我們都死了,天下也就會更好了!哈哈哈!”黃子澄的笑聲,讓人戰栗!

    從進入東宮以來,他的心里就憋著一股怨氣,一股難以發泄的怨氣。他在北平吃過大虧,在蘇州開過大眼界……他知道該如何治國,可他又沒有勇氣跟身邊的無用腐儒切割。

    也舍不得不顧一切,投身變法。

    留在東宮這邊,跟著朱允炆在腐儒的泥潭里掙扎,結果就是空有舉國之力,被朱棣打得落花流水。

    說什么都沒用了,他們的確該死了。

    敗得徹徹底底,敗得一無所有。

    如果說,他們還能有什么作用的話,恐怕就剩下趕快去死,把位置留給更有用的人,這才是他們最后的救贖!

    朱棣微微瞇縫著眼睛,他以先帝祖訓,萬民之心為名,起兵靖難,打入了應天,其實朱棣已經贏了,贏得很徹底。

    黃子澄的話,只是解決了最后一點白玉微瑕罷了。

    可越是如此,就越要完滿。

    朱棣看了一眼柳淳,君臣兩個交流意見,都微微點頭。

    朱棣道:“傳令,將他們暫時囚禁于錦衣衛衙門,妥善照顧,等待徹查。”

    朱高煦急忙帶著人,把黃子澄等人帶下去,另外又根據事前擬定的名單,在京城大肆搜捕,一共有三百多人,悉數被抓。

    數量不算多,但針對性非常強。

    這里面有東宮舊臣,有勛貴子弟,有朱允炆登基之后,提拔的新貴。總而言之,朱允炆這個集團,已經被徹底連根拔除。

    當然了,在泥土里還會殘存一些須根,但是已經無關緊要了。

    皇宮三大殿悉數燒毀,朱棣也沒有住在皇宮,而是選擇了東宮。

    這個安排十分有趣,按照先帝真正的遺詔,他朱棣才是真正的儲君,他繼承天子之位,順理成章,如今起兵靖難,不過是拿回屬于他的東西罷了。

    “柳淳,我已經下令,不日趙勉,茹瑺等人就會進京,世子和王妃也都會來,還有我的那些兄弟藩王,他們也都會趕來。我準備徹查朱允炆一黨,把他們一網打盡!”

    柳淳點頭,“王爺大氣魄,臣五體投地,或許早就應該如此了。我們要推行千年未有的變法,就該將這些人,徹徹底底一網打盡,打掃出一片晴朗乾坤,才好王爺施展胸中抱負,開創前所未有的霸業,成就千古一帝……”

    “停!”

    朱棣伸手打斷了柳淳,沒好氣道:“你先別給我灌迷魂湯了。我恨不得立刻就去調查案子,可我現在能抽得出功夫嗎?還千古一帝呢,你瞧瞧我現在接了個什么樣的爛攤子吧?”

    朱棣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現在的大明江山,如果要找一個字形容,那就是“亂”,如果再加一個字,或許就是“爛”,真的,整個情況已經到了難以形容的地步。

    北平那邊大搞以工代賑,本來就勉強維持,現在又支持大軍南下,已經嚴重透支民力,急需調整。

    而朱允炆這邊,那就不用說了。

    首先,皇家銀行崩潰,整個貨幣體系瓦解,應天、蘇州、杭州、揚州、松江,這些地方,多達幾百萬的市民,在貨幣崩潰之后,面臨著饑餓的折磨,如何盡快恢復秩序,重整貨幣,讓這幫人吃飽肚子,成了重中之重。如果短時間沒有緩解,朱棣的下場不會比朱允炆好到哪里去。

    另外在淮安還有三十多萬南朝的兵馬,沒有歸順,在應天,有二十萬禁軍,另外在福建,在廣東,江西,湖廣,還有大批的人馬。

    除了正規兵馬之外,還有鄉勇民團,多如牛毛。

    尤其要命的是,隨著厘金權力下放,地方有兵有稅,雖然沒有形成藩鎮割據,但是草頭王一大堆。

    地方上,士紳大族,或是霸占幾個鄉,或是占據半個縣,形成了一個個的堡壘,想要徹底鏟除,還不知道要花多少心思。

    而最關鍵的是朱棣手上沒有多少人可用了。

    真的!

    就是沒人可用了。

    這么大的國家,需要多少官吏才能支撐起來?

    在原本的歷史上,朱棣在靖難成功之后,是接收了朱允炆留下的官僚體系的,除了一些領頭的被朱棣干掉之外,其余人多數都留任了,甚至還混成了幾朝元老。

    也正是因為如此,有關靖難之役的真相,從一開始就扭曲了。這幫文官總會想盡辦法,用盡手段,替已經殉道的同伴,擦胭脂抹粉。讓這些人變得光彩,也等于給自己臉上貼金,有誰愿意坦然面對自己的錯誤呢?

    這些事情朱棣是清楚的,可他手上沒有人才,不得不認命……而這些舊臣,許多又聚集到了朱高熾的身邊,重演了一次朱標和朱元璋的故事……只不過在這個二點零的版本中,朱高熾活過了朱棣,而且他的精明也遠勝朱標,能從容駕馭文官。至于朱高煦,他有朱棣的心,卻沒有朱棣的命,只能凄慘收場。

    但不可否認,朱棣之后,再也沒有皇帝能斗得過士大夫了,

    所謂君王與士大夫共天下,既是事實,也是無奈啊!

    倒是當下的朱棣,和歷史上的情況大不相同。

    他已經徹底掌握了大義名分,再也不是篡位奪權的天子。

    而且柳淳代表了一大批的變法文官,他們堅定站在了朱棣一邊。

    尤其重要的是,民間動起來了,最底層的百姓動了,雖然不是全面的,但是從北平,到山東,再到江南,這些百姓不是加入靖難的行列,就是支持同情靖難。

    這些力量賦予了朱棣足夠的勇氣和力量,能夠挑戰龐大的士人文官系統,而不至于向他們妥協投降,

    “王爺,臣覺得我們會贏的。”

    朱棣翻了翻白眼,“這不是廢話嗎?本王什么時候輸過?”朱棣目光深邃,緩緩道:“當下三大要務,恢復秩序,清算前朝,還有要安撫有功之臣,這么多事情,千頭萬緒,我能完全仰仗的,唯有你一人了。”

    朱棣突然笑道:“我有個想法,我打算封你為衍圣公!”

    柳淳正準備跟朱棣一起同甘共苦,共同創業呢!哪知道他冒出了這句話,弄得柳淳整個人都不好了。

    “王爺,咱們別開玩笑行不?我可不是孔家的人!”

    “誰說一定是孔家人才能當衍圣公?”朱棣不客氣道:“我想過了,這一次要徹底清算文官,清算千年舊制,那就必須從源頭開始!從孔孟道統開始!我打算以你的科學取代儒學,封你為當世衍圣公,成為真正的士林領袖,活著的圣賢,由你來協助本王,創立前所未有的盛世大明!”

    朱棣雙眼閃爍著詭異的光,整個人熱情洋溢,充滿了蠱惑,柳淳被說的手足無措,勉強咽了口吐沫。

    坦白講,他被嚇到了。

    廢掉孔孟,讓他立地成圣,朱老四,你可真敢想啊!

    “王爺,你有這個想法,就很不符合科學的觀點,沒有人可以全知全能,我只是想沖破儒家留下來的藩籬罷了,如果把儒家恢復成一種修身處事的哲學,儒家,甚至是理學,都有許多可取之處的。”

    朱棣大笑,“你隨便怎么說,反正俺也鬧不清楚,我只看結果!”朱老四突然語氣森森,咬著牙道:“總而言之,你幫我把文官擺平了,不許推辭!”

    :。: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